Dear reader,
You may have noticed that we’ve changed domains from Minestories to Solid Ground online, a name that more inclusively reflects our broad range of solutions for the mining and rock excavation industries. Rest assured, you’ll still be able to read and watch the ground-breaking content you’ve come to expect. Thanks for visiting.

<p>采矿教育教授就当前毕业生的未来前景发表看法。</p>
显示说明隐藏说明

采矿教育教授就当前毕业生的未来前景发表看法。

智囊团

传统上来说,采矿业的变化缓慢,但如果这个行业设法扭转其“转型创新累计赤字”(安永会计师事务所,2014年),它应该从接纳采矿专业毕业生做起。《Solid Ground》对话领先行业教育机构的教授们,他们就新的现实如何影响研究生教育,以及每个人能为积极影响矿业的未来做哪些贡献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MINESTORIES》: 进入采矿专业学习的学生数量正在增加还是减少? 为什么出现这种趋?

PETER KNIGHTS: 我们认为两个因素导致采矿工程注册入学人数下滑。首先,人们担心采矿业缺乏工作保障。过去4年中,澳大利亚大约有2万名从事与采矿与资源业相关工作的人失业。公平地说,出现这种状况的部分原因是,较大的资源项目已陆续完工,而又明显缺乏新项目以提供就业机会。其次,人们担忧煤炭的未来,因为煤炭行业的未来与人们对气候变化的担心紧密相关。虽然如此,煤炭行业的前景是乐观的,因为大多数增长预测的结论是,未来半个世纪,特大城市将在亚洲崛起,对炼焦煤的需求相当于昆士兰炼焦煤总产量的四分之三。

CATRIN EDELBRO: 的确是这样。招收的学生数目并不固定,这与矿石价格有关。学生可以通过报纸、网络和电视了解到矿石价格高涨。这能吸引学生加入我们的行业。

《MINESTORIES》: 从传统上来说,采矿公司主要寻找哪种素质的人才? 过去这些年,对人才要求有何变化呢?

CARLA BOEHL: 雇主们期待“无须培训即可上岗的管理人才”。我们与矿业公司紧密合作,他们也会在我们共同组织的研讨会上,给我们提供反馈,将他们最新的需求告知我们。”

CE: 大公司仍然希望专家和专业人员,这些人才可以通过传统的硕士课程培养。然而,中小企业需要更多拥有创业精神、第一天就能胜任生产的高素质毕业生。而年轻一代的思维方式似乎或更具创新性和创业精神,因此大学需要与行业和中小企业保持密切合作。学生们喜欢和想要更多的复杂的实际问题,而非定义明确、通常并非源自现实的问题。学生和教师需更多地跨学科合作。

CATRIN EDELBRO博士
瑞典吕勒奥理工大学土木、环境和自然资源工程学院,采矿与岩土工程高级讲师

CATRIN EDELBRO博士 瑞典吕勒奥理工大学土木、环境和自然资源工程学院,采矿与岩土工程高级讲师

PK: 矿业公司一直在寻求规划、调度和运营应用方面技术过关、刚毕业的采矿工程师。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技能要求已经扩大范围,进一步包括对社会环境问题的认识,以及作为多学科团队的一员开展工作的能力。随着该行业越来越多地采用自动化的设备和远程操作中心,对采矿工程师掌握的控制基础知识水平和数据分析能力提出了要求。

PETER KNIGHTS教授
昆士兰大学机械与采矿工程学院教授兼采矿部负责人

PETER KNIGHTS教授 昆士兰大学机械与采矿工程学院教授兼采矿部负责人

《MINESTORIES》: 大学如何缩小毕业生技能和用人单位要求之间的差距,特别是随着采矿业将更多地从“地面” 进入“云”端,例如,大数据的使用?

CB: 大学正在帮助它现在和未来的学生发展能力,尤其是数据处理和计算思维。在西澳大利亚矿业学院,我们特别重视大数据分析、仿真、建模和优化以及可视化。
CE: 我们未来的愿景之一就是“零输入”,这意味着生产区域将没有人员进入。从长远来说,这意味着今天在现场收集的数据在将来将由传感器、扫描设备、摄影测量等方法收集。因此新一代的工程师需要以与今天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方式对数据进行分析和评估。尽管如此,基本知识还是需要大学教授,同时为了教会学生如何理解数据,大学还需要与行业展开密切合作。

PK: 昆士兰大学正在考虑为采矿工程专业引进一个在系统工程方面更强的课程。这种理解能力以及为复杂系统建模的能力是自主系统以及复杂的多学科社会环境问题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MINESTORIES》: 学术界和私营部门合作为矿业吸引和培养新人才有多重要?

CE: 在其他部门,如机械或技术设计,谈论关于产品研发的商业模式十分常见。而身处采矿界的人们还尚未使用这种语言。商业和企业学校的“标准服务”需要转化为采矿行业的具体内容。

CB: 公共研究是一个关键领域,行业和大学需要在这一领域合作,以直面和接受变化。在将研究向创新转变的过程中,即使效率只得到小小的提升,也可以产生大量红利。有证据表明,协同合作会带来不错的结果和成功的创新成果。

很明显,行业和大学都需要在协同合作和多样性方面多多创新 —— 不单单是在属性上(例如性别),而是在思想、技能和经验上实现多元化。对大学来说,这意味着更好地调整研究方向、对各种发现抱以更开放、更灵活的态度。而对于行业,这意味着改变心态,将与大学合作看做商业机会,而非慈善,寻求并投资与大学的长期研究合作关系,并将那些研究人员带入到行业中。

PK: 行业和学术界之间的合作对吸引和培养人才来说必不可少。大学可以传授理论,但只有学生将理论付诸实践,才能真正理解理论。

《MINESTORIES》: 出生于“婴儿潮”时代的矿工们已接近退休年龄,他们将带走多年积累的知识和经验。这对采矿业来说是积极因素还是消极因素?

CARLA BOEHL博士
科廷大学西澳大利亚采矿学院,MEA课程领导者资产管理工程资产高级讲师和研究员

CARLA BOEHL博士 科廷大学西澳大利亚采矿学院,MEA课程领导者资产管理工程资产高级讲师和研究员

PK: 我认为在繁荣时期,年轻一代采矿工程师将很快被晋升至管理职位。而这造成了具有丰富经验的资深采矿工程师的紧缺,而这些普遍拥有超过10年技术经验的人才是最理想的人选。年轻一代工程师需要听取那些出生于“婴儿潮”、正在老去的那代人的建议,所以我认为那些出生于“婴儿潮”时代的、退休的、头发灰白的人们拥有充足机会为年轻一代工程师提供咨询。

CB: 积极的一面是,许多出生于“婴儿潮”时代的人们积累了很多“重复做一件事情”的经验。因此现在最好引入“新鲜空气”—— 新的管理方法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多样性。是的,看着一些仍然穿着胶靴的优秀的领军人物和企业家向我们挥手告别并退出职业生涯的确令人伤感,但这就是老龄化周期,没人能发明能让我们永生的神奇药丸。